鬼滅之刃


It uses utility classes for typography and spacing to space content out within the larger container.

...

炭治郎

竈門家長子,禰豆子的大哥,造型為制服上披著市松圖案的羽織,有著一頭深紅髮與紅色眼睛的「赫灼之子」 ,遺傳母親那有如石頭般堅硬的額頭,左額上有著小時候為保護弟弟,而被滾燙的水壺燒傷的大片傷痕,最終選拔與手鬼戰鬥時因為受到撞擊,導致身體恢復後傷痕顏色變深,耳上掛著日輪花紙耳飾。為平凡農家子弟的長兄,父親早逝,因此靠著賣炭維持家裡的生計,水之呼吸和火之神神樂(即失傳的日之呼吸)的使用者。一名善良的少年,具有敏銳的嗅覺,能在與鬼的戰鬥中聞出破綻的氣味。為了將變成鬼的妹妹變回人類、並為死去的家人報仇雪恨,加入了專門狩獵惡鬼的組織「鬼殺隊」。

...

禰豆子

炭治郎的妹妹,在與其他家人一同被鬼襲擊時,因為傷口沾染鬼舞辻無慘的血液,於瀕死之際被變化成鬼,總是從危害中保護炭治郎與其他人而行動。平時總在炭治郎背上的木箱內睡覺(代替補充吸血),體型能自由變化。會「火」屬性的血鬼術「爆血」。在成為鬼之前,她是個時時心念家人的溫柔女孩。

...

善逸

炭治郎同期的鬼殺隊士。雷之呼吸的使用者。自己極度沒有自信,常常說出自嘲的發言。擁有極佳聽覺,能分別出鬼和人類的聲音。極度恐懼時會陷入沉睡,並激發出強勁的實力。尤其喜歡女性,對禰豆子有好感。

...

伊之助

炭治郎同期的鬼殺隊士。自創的獸之呼吸的使用者。經常戴著野豬頭套,頭套下是個美少年,性格極為好戰。因為在山林中成長而有著銳利的觸覺,能精確捕捉到尚未進入視野的對象之所在位置。

...

富岡義勇

在動畫中展現冷靜、沈著面貌的水柱,是九位柱中第一位揭曉神秘面紗的角色,不過漫畫公式集也透露他「再也不想面對朋友與家人的死去」,也暗示了他的悲傷過往,看著水柱大喊「想殺死炭治郎得先打敗我!」的神情,讓人感動到不行啊!

...

煉獄杏壽郎

在《無限列車》篇將大展身手保護所有乘客的炎柱,是鬼殺隊中有著堅強肉體與強健心靈的大哥角色。被上弦三的猗窩座賞識並想引誘成為無慘手下時,炎柱帶著爽朗微笑大聲說「不論如何絕對不會變成鬼!」的神情,令所有粉絲都為之動容!

...

宇髓天元

華麗的祭典之神在公式書無疑成為了「撩妹大師」,不僅在完成花街篇任務時拍拍三個老婆(?)的頭鼓勵她們,更因為有擔當的保護妻子們的行為,成為了鬼殺隊最佳男友!(不過前提是大家要不在意同時還有兩位表姊妹啦)

...

時透無一郎

隊上最年幼的天才霞柱平常幾乎都維持面癱表情,不過在鍛刀村篇時,他被炭治郎的話語影響,決定不以「利用程度」決定救人的順序。不過拯救了小鐵後,仍然說出「別礙事,快滾」這些傲嬌的話語,也讓眾多少女粉為之傾心~對著玉壺鬼冷冷說出「給我適可而止吧混蛋」,讓妞編輯也不禁臣服在這位孩子的霸氣之下~

...

胡蝶忍

在動畫中展現冷靜、沈著面貌的水柱,是九位柱中第一位揭曉神秘面紗的角色,不過漫畫公式集也透露他「再也不想面對朋友與家人的死去」,也暗示了他的悲傷過往,看著水柱大喊「想殺死炭治郎得先打敗我!」的神情,讓人感動到不行啊!連面對鬼都能溫和笑著的蟲柱,可以說是「用語言殺人」的高手!對著上弦二的童磨毫不猶豫說出「去吧,下三濫」的反差魅力,可是連女生粉絲都敗在她的石榴裙下~在香奈乎奮戰完後摸摸她的頭安慰的畫面,看得妞編輯也忍不住流下了感動又悲傷的淚水!(根本就是我們與衛生紙的距離漫畫版嗚嗚嗚)

...

甘露寺蜜璃

少女戀柱只要對有魅力的事物,都會忍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不過如此單純的她在面對上弦鬼時,仍會用緞帶般的刀刃並拋出「我不會對傷害別人的人心動!」的宣言,少男粉們快筆記,要是恣意傷害他人,我們戀柱可是絕對不會原諒的!

...

伊黑小芭內

官方CP終於實名認證啦!(撒花)蛇柱之所以對炭治郎射出這充滿殺氣的眼神,竟然只是因為他跟戀柱多聊了兩句!「炭治郎,我在等你」不知道是要訓練他,還是單純要以情敵身份「解決」他啊!即便炭治郎對戀柱根本沒有愛慕之意,我們小芭內依舊不會放過你!(嗚嗚拜託蛇戀原地結婚!)

...

不死川實彌

弟控上線!!!為了保護弟弟玄彌而和他撇清關係,甚至要玄彌離開鬼殺隊的風柱,在與上弦一的對戰時親眼看見弟弟奮戰的模樣,讓他氣到終於不顧以前的堅持現身保護最愛的小弟!(哭)對任何人都充滿義氣跟血氣方剛的實彌,終於能擺脫攻擊禰豆子的罪名啦~

...

悲鳴嶼行冥

九柱中實力最堅強的岩柱,在與上弦一的對戰時說出「我等鬼殺隊將永垂不朽,直到把鬼從這世上屠殺殆盡!」等霸氣宣言,也讓最後的戰役增添了一絲希望,在實彌傷重時甚至扛起對抗上弦鬼的責任,太令人感動啦!!!


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

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禰豆子

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義勇